3月31日,2019年清明节祭扫先烈暨晋绥散葬烈士遗骸安葬及志愿军烈士遗物安放仪式在山西省吕梁市兴县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举行,图为各界1200余名代表参加仪式。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中国青年网吕梁4月2日电(记者 李川)凤凰岭前埋英骨,湫水河畔祭忠魂。

  他们,是一群冲锋在战争年代的革命军人,为了民族独立与自由,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烽火硝烟中,在晋绥边区、在朝鲜战场,一往无前,洒尽最后一滴血,埋骨吕梁山上、异国他乡。

  70余载斗转星移,无数革命先烈的遗骸依然散葬荒野沟壑,忠魂无处安放。寻找英雄,安放忠魂,成为今人缅怀革命先烈、传承先烈精神的使命。

  凤凰岭下,湫水河畔,一把“集结号”召唤革命先烈魂归“家园”。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又是一年清明时。3月31日,2019年清明节祭扫先烈暨晋绥散葬烈士遗骸安葬及志愿军烈士遗物安放仪式在山西省吕梁市兴县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举行。

  这一刻,划破长空的集合号声回荡在绵延的黑茶山上、蜿蜒的湫水河畔,它召唤着革命先烈的忠魂归来,以祭永思。

  3月31日,2019年清明节祭扫先烈暨晋绥散葬烈士遗骸安葬及志愿军烈士遗物安放仪式在山西省吕梁市兴县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举行。中国青年网记者李川 摄

  一把“集结号”,召唤26位革命先烈魂归“家园”

  26副棺柩静静地摆放在由毛泽东主席题词的晋绥解放区烈士塔下,每一副棺柩中都安放有一具最近一年从吕梁市离石区、临县、方山县、兴县等地寻找、收迁的烈士遗骨。

  他们,是革命战争年代为国家、为民族牺牲的26位军人。

  在哀婉的集合号声中,礼兵抬起棺柩,缓缓走向一排由汉白玉筑建的墓冢,将棺柩小心地放到墓穴中……

  集合号声息,26位烈士重返旧部,魂归“家园”。

  “烈士陵园是英雄的家”,贺龙元帅之女、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名誉理事长贺晓明说。

  自陵园落址8年来,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已收迁安葬革命先烈629名,其中无名烈士525名,同时英烈墙上镌刻着1949位烈士的姓名、籍贯、部队番号和牺牲时间。

  “捧起你们的忠骨装殓下葬。抬着你们的棺木,一股暖流从心里升起。回家啦,今天咱们就回家啦!……追思你们的英灵,硝烟令人回首。一个番号,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我们永远是战友。”一年前的清明节,贺晓明曾这样追思先烈。

  如今,在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吕梁军分区、吕梁市各区县党委政府、人武部及志愿者们等各方积极努力行动下,又有26位革命先烈归建旧部。

  “向烈士致敬!”虽然未能亲赴仪式现场,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林炎志依然委托基金会将“不忘初心,继承烈士革命精神,为中华民族振兴而奋斗”的悼词带到,以祭哀思。

  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段晓飞致辞。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黑茶山永铸烈士丰碑,湫水河长歌英雄伟绩。

  对于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段晓飞而言,位于凤凰岭下的这片土地是令他魂牵梦绕的地方,今年已是他连续第五年清明节来此祭扫晋绥先烈。

  “今天,120师后代、晋绥儿女及志愿军烈士后代等60余人回到这里,迎接先烈、祭扫先烈,是为了完成先辈的心愿,尽我们后辈的心意。”段晓飞说,烈士是民族的魂,是民族的根,把烈士装在心里,我们才不会忘本,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陵园内每一块汉白玉墓碑就是一副不屈的脊梁,无名烈士碑上的序号实际上就代表着两个字——‘不死’。”段晓飞感慨道。

  当集合号吹响的那一刻,开国上将贺炳炎之子贺雷生热泪盈眶。

  “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明白号声的意义,当集合号声响起,对军人而言是召唤,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要归建部队。”贺雷生坦言,号声响起那一刻,他如身临其境,仿佛感觉到先烈的归来,回到部队这个家。

  中国人民志愿军1军7师19团烈士墓揭碑仪式。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一座群葬墓,安放114位志愿军烈士忠魂

  点上一根烟,斟满一盅酒,摆好几碟糕点水果,烧上几沓纸钱……

  站在当天刚刚揭碑的群葬墓前,68岁的老人孙群凯几度哽咽,泣不成声,久久不愿离去。

  群葬墓中安葬着孙群凯的父亲——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1军7师19团政委孙泽东。

  1953年6月27日,在美军20余架飞机三次轮番轰炸下,位于朝鲜临津江东56号坑道的志愿军1军7师19团指挥所被空袭,指挥所内正在开作战会议的114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这其中就包括孙群凯的父亲孙泽东。

  牺牲时,孙泽东烈士年仅33岁,那一年,孙群凯只有1岁。

  对于父亲的模样,除了翻看几张泛黄的老照片,孙群凯几乎没有任何印象。

  66年来,由于父亲和战友的遗骸未能回国,孙群凯从未如愿去祭拜过,这也成为他埋藏心底的遗憾。

  而今,志愿军1军7师19团作为一支原属八路军120师的老部队,由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提议,在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建立一座衣冠冢,就是为了给牺牲的114位志愿军烈士后代提供一个能够祭拜父辈的地方。

  过去的66年,孙群凯只能在思念飘零的泪光里,在渺无边际的夜梦中遇见自己的父亲。

  孙群凯说,他往群葬墓中放了父亲的照片和牺牲证明。对他而言,从今往后总算有了一个祭拜父亲的地方。

  烈士棺柩静静安放在墓穴前。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在祭拜先烈的人群中,有一位志愿军老战士胡立言,躺在陵园里的烈士,很多是同他一起战斗过的战友。

  “晋绥地区是我们这些老战士的第二故乡,看到这些山山水水,看到这里的人民,我心中充满感激之情。”胡立言说。

  吕梁苍苍,汾水洋洋。先烈伟绩,山高水长。

  在革命战争年代,以兴县为首府的晋绥边区革命根据地是阻敌西犯、保卫延安的坚固屏障,是支援前线、统筹后方的战略基地,是延安和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联系的交通要道。

  在这片红色沃土上,晋绥将士为了革命事业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在吕梁大地上谱写着一篇篇豪迈的沙场之歌,无数革命先烈在牺牲后就地散葬于沟壑荒野间。

  历史没有忘记英雄,人民没有忘记先烈。而今,寻找英雄,接英烈们魂归“家园”,让“集结号”永不消声,已成为今人的崇高使命。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相关推荐
图说宜昌
VR
民生热点
热点专题